殺殺

牽手

梅長蘇有一天突然發現,蕭景琰很喜歡牽他的手
起初他以為是心意相通了,對方想藉由牽手來表達親暱感
每每想到都耳根一紅
再想到可能會被蘇宅眾人看去,就急得想甩開手

最初的確甩開了幾次,但後來也就任由他牽了
畢竟每次鬆開手後他那無辜的眼神,總是讓他覺得自己像是對他做了什麼殘忍的事一樣


後來覺得好像也不全然是如此

他發覺對方特別喜歡在走路的時候牽著他的手
梅長蘇有些無語,他又不是孩子,也早就過了需要被他的景琰哥哥牽著走的年紀了

"景琰,我又不會走丟。"


蕭景琰看著他,大眼眨了眨,突然噗哧笑了一下,揚起嘴角沒有說什麼

梅長蘇有點不服氣,他可是名滿天下的琅琊公子榜榜首、麒麟才...

悄咪咪趕在12點前

懶得進電腦編輯直接用現成的

山雨來真的好美,可惜拍不出她的美貌


對這種圓滾滾的恐龍沒轍


和凱歌一起背對螢幕


我的滑鼠護腕墊們


但其實買了都沒在用 不太實用 XD


好想 @濔_   這個版型看起蠻容易的,濔濔要不要做做這個的靖蘇版XDDDD


濔濔天使完成了我今天默默許了的但完成不了的願望XDD根本神!!(膜拜)
以後請大家叫我傻啾(眨眼)<-沒有人說這稱呼要給你

把濔濔那邊的祝福回應通通搬過來,謝謝大家,通通讓我親一個(比心)

  點點是縭人淚:謝謝姑娘的祝福>3< 姑娘有看過我的推薦文嗎好開心XD 靖蘇坑根本是馬里亞納海溝吧!完全爬不出來啊XDDDDD

  一直是晴天:對欸不但可以和掌心小生物在一起,還可以被先生和殿下養!幸福翻一百倍!!!(摀胸口倒地) 謝謝姑娘的祝福>3<

 是山风阿:也謝謝濔濔的朋友XDD 被夾在中間靠著小雪狐蘇感覺會幸福到流鼻血(喂)然後被小琰琰說髒扔出去XD

  溫柔藍眼睛:變成傻啾超可愛超幸福的!被壓扁也幸福死阿根本XD謝謝姑娘>3<


濔_:

靖蘇《餘溫》

 

※靖蘇(此篇均統稱為靖王殿下與蘇先生)+掌心琰蘇


01.

  「景琰你看、傻啾!」

  正將榛子酥塞滿嘴的蕭景琰聞聲回頭,只見一團鵝黃的毛球近在咫尺,驚得他險些噎著,身後的牛尾倏地甩了兩下,而“罪魁禍首“卻毫不知情的從毛球後方探出頭來,衝著他嫣然一笑又道:「是飛流發現的新品種!」


  「……毛球?」蕭景琰稍微拍了拍胸口順氣,看著開心地搖晃著狐尾的戀人,非常直觀地說出自己所見之物。

  「是迷你小雞!傻啾!」

  梅長蘇將懷裡的那團毛球轉了個方向,這才讓蕭景琰看到這迷之生物的面貌,不過他的視線只逗留了一秒便又挪向長蘇,方才他說起「啾」的時候嘴巴微微噘起的模樣特別可愛。

  「真可愛。」小水牛景琰一向是坦蕩蕩的男子漢,不會刻意隱藏自己的想法。

  「對吧!」小雪狐阿蘇埋首蹭了一下毛球,得到對方的“附和“,便滿意地跑去找一旁正在討論奏摺的靖王殿下與蘇先生獻寶。


  「比掌心尺寸更小,你們國度真奇妙啊……」

  將小阿蘇小心翼翼捧起來看的蘇先生嘆道,以極輕的力道觸碰了一下那團毛球,而其發出的叫聲竟是「沙!」而非「啾!」,逗得蘇先生失守嘴角,連忙以袖口掩住半張臉,笑得雙肩微微發顫。

  靖王殿下順勢摟住心上人的腰,湊在他耳邊輕聲關切了些什麼,待在食盒內的小水牛聽不清楚,只見蘇先生連忙摀住發紅的耳根,瞥了對方一眼,便將小雪狐放回桌案。



02.

  等到小水牛景琰用完了他的點心,被蘇先生用帕子溫柔細緻地將臉跟手都拭淨後,他也被捧到桌案那疊整齊劃一的書冊上。

  小雪狐就這麼光明正大地抱著毛球窩在桌案中間,身上還蓋了條特製的小錦被,向來“靈活“的蓬鬆狐尾掀起了被角,悠悠晃動了幾下。

  蕭景琰見狀走向前替人將被子蓋好,看著那團毛球睜著豆子般的眼睛瞅著他,躺在梅長蘇懷裡一臉無辜的模樣讓他皺了皺眉有些不悅,索性也鑽進被窩將戀人摟進懷裡抱好,聞著對方身上混著茶與梅的香氣,不消多時也潛入了夢鄉。


  剛泡好茶的蘇先生正想喚他家殿下來品茗休息片刻,卻見那人眉頭深鎖倚著下巴直盯著桌案看。原以為他是在擔心朝政,走過去對方卻語重心長地問道:「這小子是不是太黏小阿蘇了?」

  蘇先生不置可否地挑眉,壓下「你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嗎」的調侃,輕咳了聲才將那兩個小生物輕手輕腳地挪到枕邊特別為他們設置的柔軟毛毯上,重新掖好小錦被,這才踱回靖王殿下身邊。


  「殿下不妨陪蘇某嚐嚐新進的茶吧?」

  「嗯。」



03.

  小阿蘇朦朦朧朧地醒來時只覺渾身——尤其是背後暖洋洋一片,陣陣吐息落在頸邊,即使隔著衣物也能感受到,他才稍微轉身就被人攬得更緊,他的狐尾被人抓住了根部隨手搓揉了幾下,驚得他滿臉通紅。


  這熟悉的氣味足以讓他輕鬆判斷對方的身份。梅長蘇側過頭去想看看蕭景琰,怎料那隻牛又往上蹭了蹭,睜開惺忪的雙眸望了他一眼,抬頭輕咬了口敏感的狐耳,低喃著「阿蘇…長蘇是我的……」


  還來不及反應蕭景琰又壓了上來,梅長蘇想說「傻啾會被壓扁」,卻在第二個音方落便被以吻封緘,轟得他腦袋一片空白。


  雖然說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親嘴。

  而且他也…並不討厭跟景琰如這般親暱。

  小雪狐懵懵懂懂的想著,在對方伸出舌尖輕輕舔過他的唇角時,才慌慌張張地拍著小水牛的臂膀,而懷裡那團毛球不知何時早滾到大枕頭邊的空隙繼續夢周公。


  「景琰……」

  梅長蘇眨巴著含有水氣的眼眸,圓潤雪白的狐耳垂在烏絲上,勾得蕭景琰分神了半瞬,俄頃撫著他的臉頰,鹿眼圓睜滿是真摯。


  「景琰最喜歡長蘇。」

  「唔?長蘇也、最喜歡景琰……」小雪狐笑瞇了雙眸,輕輕拉著小水牛的手又道:「蘇先生跟殿下也喜歡、靜姨、飛流、大家都喜歡!」

  「嗯,但是長蘇是景琰的。」

  「姆?」


  ——早已坐回案邊商討公事的靖王殿下與蘇先生則是被這倆小生物的「真情告白」弄得一方頻頻咳嗽,另一方若無其事地偷瞧了他家戀人好幾眼。


  要是長蘇也能跟小阿蘇一樣,稍微坦率點就好了。

  靖王殿下今天相當難得地,在小水牛撲在小雪狐的蓬鬆尾巴上導致當事狐瞬間炸毛,他才將那個小傢伙給拎起來,心情複雜的與之大眼瞪小眼,直到他家蘇先生將其接過去才肯罷休。




-----------

滿足私慾的掌心小生物日常~順道祝賀殺殺生日快樂~

很臨時起意嚕的短文,之後考慮隨機(或有意願的可以說&許願希望會有怎樣的互動)讓常回我的人進入掌心世界中跟瑯琊的人們玩(?),但形象會統一成小雞,就先讓我們壽星殺殺當第一個體驗者惹d(`・∀・)b

之前朋友說感覺小水牛比殿下更會撩蘇(???),下回有機會再來摸摸掌心琰蘇助攻靖蘇的場合( • ̀ω•́ )

標記

飛流喜歡摘花

喜歡把摘來的花拿給他的蘇哥哥看獻寶

有時候會捧著一整把的花瓣灑在蘇哥哥頭上

有一次冬天的時候

小飛流照例摘了好多梅花,撒在梅長蘇頭上

紛紛花瓣從頭頂上簌簌的往下掉

逗得梅長蘇開心地摸摸飛流的頭

但他沒發現一片花瓣往後落到後方衣領裡面

那花瓣就靜靜的躺在那裡,跟著梅長蘇一整天

直到就寢了被緊緊的壓住


隔天傍晚,靖王殿下前往蘇宅跟蘇先生議事

在先生轉身往架上取書的時候

看見了從衣領裡露出的白淨頸子後方

有一抹隱隱約約的紅

他悄悄的移過去

見了那花瓣樣子的紅痕

心想

"天啊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Omega的標記嗎"

然後先生就被殿...

做個紀錄

這幾天忙著做的本子,今天總算做好了等送印刷然而今天很忙

你是天邊的一朵雲,我是你心頭的朱砂痣(啥鬼)<-被揍


純情太傅腹黑太子

感覺就是一個太傅傻傻的被學生誘拐吃掉的故事阿!!!!(興奮的滿地打滾)


死生契闊-番外

(預警!肉有,OOC有!!!)

 @璟茨  姑娘點的水牛&狐狸

雖然標題寫番外,但其實沒有正文XD
因為剛好先前想了個盲眼捉妖師琰&狐妖蘇的角色設定符合點梗
就拿這個設定來寫了,正文有可能一輩子也生不出來

以下是不看也不要緊的小設定: 

原作後,長蘇因對懷抱著對景琰的歉疚與思念無法轉生成人而變成妖
景琰則在長蘇死後病了一場、丟失一縷魂魄,導致轉生時雙眼全盲
而景琰遺落在人間的那一縷魂魄則在天地間迴盪了幾十年後被一隻水牛妖吃掉
因為這樣那樣(?)之後景琰找回遺失的魂魄
眼睛恢復正常,但也因為魂魄吸收了妖氣變成了水牛妖
兩人共度餘生,Happy...

今天突然想吃肉,想著自己也很久沒動手了

徵求靖蘇肉梗!! 

有想法盡量告訴我寫不寫得出來就...

話說我永遠也搞不懂手機怎麼發文,只好等下班才發

買了古風的飾品,想著來練習一下髮型

忙了一晚...失敗了好幾個髮型後終於...

但光顧著找角度&整理頭髮,沒注意到髮飾上的墜飾纏在一起了( 艸)

耳環超美,髮飾也超美! 


髮飾的店家姐姐心靈手巧,還多送東西!喜歡的快問我哪家買的XD

(渣一般的拍照技術拍不出實品萬分之一的美!)


初入lo的小透明
目前的本業是靖蘇///*艸*///